天问

导师责任制是开历史的倒车

据说某个“人大代表” 代表了所有硕士博士学生发言,坚持贯彻xx领导,xx思想的精神,给予导师绝对的权力,撤销学校学术委员会的审核 的权利,由导师一人决定毕业生的毕业、荣誉问题。

(1)敢不敢把这个“人大代表”拎出来

过去几十年,每年不断爆料出各种导师性侵硕士生(可以看下github上面某女生曝光的 https://github.com/renjie-feng-trash/fengrenjie),博士生,导师命令学生替自己干副业,而当地的小民警却无法制衡这些禽兽。

过去硕士/博士毕业一般由多个老师组成“学术委员会”共同评价学生的学术成果,毕业设计。这种制度虽然有弊端,但却避免了一些学生遇到不良导师却无处声张的境况,如果你对自己的导师做出的非法要求,可以选择其他导师,或者在“学术委员会”的体制下公开其丑陋行径。但如今,没有了制约,恐怕只有“皇上”可以将其拿下。那么“皇上”是否可以看到这个事情呢?看到了是否愿意解决这点“小事”呢?

这个所谓的“人大代表”,基于自己以及周围圈子的利益,公然号召着想拥有更大的权力,这种行为实在恶心至极。不堪为人!

这种“人大代表”长着人脸,实则猪狗不如的东西,连自己的名字,自己的照片都不敢公开的狗东西,出门蒙着面,别被愤怒的广大博士/硕士及其朋友,家人发现,否则连你家的几代祖坟都得刨了。

(2)导师责任制必将为世人所唾弃

美国推崇权力制衡,所以不存在腐败。中国推崇“人民”专制,所以社会稳定。这个话题我就不展开了,最近 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,疫情市长责任制,这个话题我也不展开了。到如今导师责任制,我觉得这个可以说道说道。

也许当前很多民众没有话语权,甚至你拥有高学历,依然需要对自己的导师百依百顺。 导师拥有了绝对权力,那么导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就成了上下级关系,因为学生的小命死死的握在导师手中。

很多大学的导师都是终生制的,随着导师这个人群越来越庞大,总体蛋糕就那么大,总是不够分的,老的导师的去留将成为一个问题。老导师在学校十几二十年已经形成了稳定的利益团体,新加入的导师处境将不容乐观,导师退出机制 将成为解决这种矛盾的办法。

:我很感激我的大学导师,我相信绝大多数导师都是在体制下默默付出的。我这里只是谈谈导师拥有绝对话语权的社会学问题进行探讨。

博客地址:http://blog.yoqi.me/?p=17196
扫我捐助哦
喜欢 0

这篇文章还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